民生正文

连续加息后更应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社论]

  中国货币政策走向稳健。

  从12月26日开始,央行上调人民币存贷款利率,这是年内第二次加息,此前央行上调了六次存款准备金率。出乎市场意料的加息,高达19%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以及今年人民币汇率3%的升值幅度,显示中国的货币政策已经进入了较为紧缩的通道。

  加息是为了抑制通胀,为了给经济降温,但加息并不是中国经济未来30年健康发展的保障,稳定经济仅靠加息远远不够。

  货币平衡是经济健康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让我们回想2008年的货币政策,为了抑制通胀央行连续加息,但2008年年中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货币与财政政策180度逆转,进入极度宽松的周期。这显示在中国的经济增长与就业受到威胁时,货币与财政政策必然转向,解决就业成了首要任务。

  从短期效果来看,此次加息应该获得一致掌声。

  11月CPI高达5.1%,此后央行三率齐发,即人民币汇率上行、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与加息,向市场传达出抑制通胀的明确信号。加息正值2010年年底,从2011年开始的财年,贷款利率会有较大幅度的上升,这对于患上资金饥渴症的地方投融资平台与大型企业是个沉重的打击,他们的资金成本上升数百亿元人民币,此时加息抑制明年的信贷扩张可谓正当其时。

  不过,从长期效果来看,不稳定的利率政策无法形成稳定的货币政策预期。

  加息出其不意,央行的保密举措不应该受到嘉奖,相反,一次次出其不意的货币政策使市场无法形成明确预期。

  我国的利率弹性极大。如果有关方面严守中国的CPI警戒线,一旦超过3%就开始加息,持之以恒,市场绝不会发生恐慌性的抢购,类似于将绿豆价格上涨归咎于江湖郎中的荒唐事不会再次发生,中国的投资者不会以房地产、邮票、玉石、兰花等各种产品作为炒作的标的,中国式的资产泡沫必然成为无本之源,何劳兴师动众打击投机?

  牢记二战之前恶性通胀教训的德国执行严格的货币纪律,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CPI超过2%即加息,加上完善的福利与租赁权利保障,过去十多年,德国的房价涨幅超过物价涨幅,扣除通胀因素,事实上德国的房价处于负增长状态。

  一方面央行加息,一方面某些渠道透露出重要的信息,从2011年开始我国CPI的容忍度将上调至4%,人们无法判断这到底是扩张还是紧缩;在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同时,我国明年的信贷规模与投资规模仍然维持在较高的位置,这让市场人士站在十字路口,无法决定明年的投资与实业计划,只能将规划短期化,走一步看一步。

  发达国家定期有议息会议,市场可以根据主要经济数据进行推测,透明的议息过程并没有给市场带来困扰,反而使货币政策进入了明确的、可以预期的程序轨道。低利率先生格林斯潘是历届美联储主席中最云山雾罩的一位,华尔街投资家甚至根据格林斯潘公文包的厚薄推测利率政策,其结果是加强了格林斯潘的个人权威,而让美国陷入了房地产泡沫与金融衍生品无限扩张的泥潭。

  最后,最重要的是,利率是资金价格,货币政策中更值得关注的是资金使用效率,在这方面我国的金融市场尚无寸进之功。最明显的案例是,各商业银行的中小企业投资部门无所事事,甚至改行设计中间产品。到目前为止,大笔信贷仍是重点项目、地方投融资平台与大型企业的专利。而这些企业、这些项目大到不能倒,是必须保护的范围之列,为中国的金融市场凭空增加了无法抑制的道德风险。

  货币与财政政策处于矛盾状态——— 货币紧缩、财政扩张,而财政扩张的主要受惠者是承担重点项目的国资部门,隐含的意义是,中国的国进民退还将持续,重要产品形成市场化定价机制遥遥无期。

  在为加息叫好的同时,必须谨记,连续加息是摧抑资产泡沫、降低经济热度的杀手锏,对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却没有多大作用。希望经济稳定、经济健康增长,提高配置效率是绕不过去的门槛。


相关阅读:
揭秘最全面的《彩票稳赚技巧方法》高手QQ:5425448

相关阅读